1951年創刊 國家檔案局主管

投稿
首頁 > 文化 > 風采 > 正文

我與檔案社交媒體的故事

核心提示: 老師問我:“你運營這么多微信平臺有什么收獲?”當時感覺有千言萬語,卻又一時不知從何說起。

作者近照

作者近照

不久之前,我參加山東省優秀學生答辯,當談到自己曾主持或參與“蘭臺之聲”“環球檔案資訊”“蘭臺檔案”“山大文秘檔案學系”“國際檔案理事會ICA”等多個專業微信平臺運營時,老師問我:“你運營這么多微信平臺有什么收獲?”當時感覺有千言萬語,卻又一時不知從何說起。一路走來,有過太多的失望與絕望,有過太多的感動與欣慰,有過無數的汗水與淚水,有過無數的歡聲與笑語,真可謂“痛快”——?痛并快樂著。

初 遇

從小學到高中,我一直屬于典型的“好孩子”“乖寶寶”,不玩手機,不看小說,不打游戲……直到高考結束,才慢慢接觸了QQ、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媒體,但令我沒有想到的是,這短短幾個月的時間,便與微信結下了不解之緣。也許,身邊的很多老師、同學都知道我對檔案學專業的熱愛與鐘情,但卻不知這背后有著檔案社交媒體的功勞。

2014年年底,我通過講座結識了一位研究生學姐馮葉。俗話說“相遇即是緣分”,且都是剛剛來到山東大學的“鮮肉”學子,都對檔案學有著深深的情結,都有著一腔熱血,又有著同月同日的生日,自然是“一拍即合”,我們便一同開始了“蘭臺檔案”的運營。大一的我,既沒有專業知識,又沒有運營技術,但好在我有著熱情,馮葉學姐有著耐心。她一點一點地教我,素材的來源、編輯排版的工具和技巧等,凡是遇到不懂的地方,我們都一起討論,一起研究。一旦有了靈感,甚至半夜都會互通電話討論推送事宜。慢慢地,每天到中國檔案網、各省市檔案館官網、檔案界論壇“逛一圈”成為一種“習慣”。日復一日,我漸漸地對檔案工作和檔案學有了一定的了解。但可惜的是,2015年4月以后,由于學業壓力的增大,更新頻率慢慢降了下來,“間歇性斷更”逐漸成為一種常態。

緣 起

這種“間歇性斷更”一直持續到2015年10月“數字記憶國際論壇暨第六屆中國電子文件管理論壇”之首屆“社交媒體圓桌會議”的召開。也正是這次會議讓我們重新燃起了“希望”,與會的諸位專家學者、一線檔案工作者紛紛對檔案社交媒體的發展前景表示看好,應用社交媒體創新服務、開展檔案工作、傳播檔案文化將成為時代發展的趨勢。返回濟南之后,我和馮葉學姐便著手準備重新啟動“蘭臺檔案”。與此同時,山東大學也誕生了另外兩個檔案微信平臺——“蘭臺之聲”和“環球檔案資訊”。可能很多人聽說過它們,卻不知道它們背后的故事。

2015年8月,我開始接任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蘭臺之聲協會團支書一職。當時由于協會剛剛起步,沒有任何的知名度和公信力,我便考慮通過建立微信公眾平臺來開展一些宣傳工作,逐步提高協會的影響力。當時的想法很簡單,就是想要為山大檔案學子提供服務,也沒有什么“雄心壯志”,覺得能有百余人關注就算是“萬事大吉”了。雖然說起來簡單,但做起來卻很辛苦,或者說更多的是心酸。白天需要確定選題,準備稿件,無論是在食堂排隊打飯的時間,還是上學路上或是坐公交的時間,我都在不停地用手機碼字;對稿件的編輯排版往往會一直到深夜,有時實在是“眼花繚亂”,就抬起頭揉揉眼,繼續工作,有時操作后臺一旦崩潰,辛辛苦苦的排版可能就會“付之一炬”,需要全部重新來過,有時甚至會忙到凌晨以后;第二天一早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推送,然后在朋友圈、微信群、QQ群進行轉發。記得2016年寒假的時候,關注人數還不足百人,每次推文之后都“心驚膽戰”地盯著屏幕看著閱讀量一點一點地增長。有一次精心準備的推文閱讀量卻少得可憐,那個晚上,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,輾轉反側,無法入睡,蒙著被子偷偷掉眼淚,難受、憋屈、委屈、無助緊緊包裹著我……哭過之后,我開始反思——?讀者到底需要什么?為什么沒有人看自己的推文?我不斷地質問著自己。不過,我很慶幸,在這艱苦的旅程中,有家人、老師與朋友的一路陪伴,他們在我前行的路上默默地給予我鼓勵和支持。在最困難的時候,一句暖心的問候、一個善意的舉動猶如“雪中送炭”一般,不斷給予我前行的動力。日復一日,如今“蘭臺之聲”業已“長大成人”,它已經擁有1500余人的粉絲量,微信傳播力指數更是名列檔案微信前茅,并多次獲得個人檔案微信平臺榜單的榜首。

“環球檔案資訊”微信截圖

“環球檔案資訊”微信截圖

而“環球檔案資訊”(俗稱“球球”)的誕生則要從外國檔案管理這門課程說起。當時,曲春梅老師正為2013級本科生講授外國檔案管理學,有一項作業就是翻譯國外檔案界的最新資訊。這其中不乏大量優秀的稿件,但卻缺少一個展示的平臺,由此曲老師便萌生了創建微信平臺展示大家的成果的想法,“球球”就此誕生。提起“球球”,不得不提到一個地點,那便是知新樓A1114室,就是這個小小的辦公室,我們一起見證了“球球”的成長,從“出生”到“滿月”和“牙牙學語”,團隊在這里商議“球球”的未來發展方向,以及團隊成員的“更新換代”和審稿流程的調整等一系列內容,為“球球”的進一步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雖然“球球”有著團隊支持,但由于涉及國外檔案新聞的編譯,而我們又以本科生為主,存在著“語言”障礙,工作量和難度系數著實不小。一份看似簡單的推文,往往需要經過選題、初步編譯、提交、初審、復審、編輯排版、終審、推送等一系列的環節,每一份稿子來來回回的修改次數早已無法數清。但我們是一個團隊,是一個集體,再多的困難,再苦再累,我們都會一往直前,不斷克服困難、追求卓越。

作為3個微信平臺運營團隊的核心成員,我幾乎每天都在處理大量的稿件,不停地進行編輯、排版和加工,加之后來“山大文秘檔案學系”和“國際檔案理事會ICA”的加入,我的壓力越來越大。但多一分耕耘就多一分收獲,我愿將汗水揮灑在這份沃土之上,以我的付出換取成功的果實!

緣 落

在這之中我到底收獲了什么?是什么讓我對檔案社交媒體(尤其是檔案微信公眾平臺)如此執著,如此鐘情?剛剛參與檔案社交媒體運營的時候我并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,當時只是單純地想了解這個專業而已,也是為了給自己找點“事兒”做,不至于浪費大好的青春年華;但現在回過頭來,細細品味,卻發現自己收獲了太多太多。首先,隨著移動互聯技術的迅速發展和普及,移動社交媒體逐漸成為時代的“寵兒”,雖說微信運維不是一個技術性很強的“活兒”,但好歹算是一門“手藝”,掌握這門“手藝”對于將來就業求職也是有著一定的幫助。其次,在運營過程中,我發現從網站等傳統媒體轉載的推文閱讀量和點贊量總是不高,所以便開始慢慢地做原創文章。當然,期間也多次征稿,但也很少有人會主動投稿,所以也就只能“自己動手,豐衣足食”,自己寫文章,將自己的所思、所想、所感與大家一起分享,不知不覺,已有近百篇的原創性稿件。在這個過程中我慢慢學會了用專業的方式思考和看待問題,或許這就是所謂的“檔案思維”與“檔案意識”。同時,通過運營微信平臺,有幸結識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師長和朋友,比如王健老師、李德昆老師、朱莉莉學姐、任瓊輝學長等。贈人玫瑰,手留余香。當看到自己的推文對別人有所幫助時,或引發其思考,或為其提供考研就業資訊,頓時就會覺得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,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,是一種感動,是一種釋懷。

雖然我與這些微信平臺“愛得深沉”,但“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”,凡事總會有聚有散。一方面,隨著將來繼續深造或是參加工作之后,可能再也沒有如此多的時間和精力來經營這份“感情”;另一方面,這些平臺屬于“山大檔案”這一整體,而不僅僅是我個人的“私有財產”,終將會有學弟學妹從我的手中將其接過,一代代薪火相傳。我想,這也許是我留給母校最好的“禮物”,也算是對母校培育之恩的感謝與回報。也許,我們之間的緣分會慢慢落幕,但更多的人將與之結緣,這也將激勵著無數的檔案學子繼續前行,不懈努力!

社交媒體的出現是一場“革命”,對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等社會生活各個領域均產生了深遠影響,尤其是對于傳統人際關系與社交網絡更是造成巨大沖擊,檔案部門自然也無法做到置身事外。面對機遇與挑戰,檔案部門需要迎難而上,積極研究社交媒體對檔案工作及其業務流程的影響,一方面積極嘗試利用社交媒體轉變服務方式,更新服務理念,提高社會檔案意識,改善自身形象;另一方面,也要考慮將社交媒體信息(文件)納入檔案管理的范疇,因為這是“最純真”的社會記憶,是屬于社會大眾的“草根記憶”。總之,檔案社交媒體大家庭歡迎每個人的加入,也期待著更多檔案人的參與!

作者單位: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責任編輯:中國檔案
0
幸运彩票推荐群 明水县| 遂宁市| 兴和县| 工布江达县| 郑州市| 麻栗坡县| 桑日县| 汝南县| 花莲市| 封丘县| 平泉县| 云浮市| 红原县| 江孜县| 乌兰察布市| 麟游县| 四会市| 行唐县| 望奎县| 平和县| 宁阳县| 民县| 东兴市| 福安市| 遂昌县| 托克托县| 昔阳县| 上思县| 晋州市| 盐源县| 广汉市| 巴南区| 长治市| 高安市| 绥江县| 鄢陵县| 东乡族自治县| 江山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