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1年創刊 國家檔案局主管

投稿
首頁 > 文化 > 歷史 > 正文

民國才女陳衡哲

核心提示: 說到民國才女,大多數人首先想到的是張愛玲、蕭紅、林徽因、丁玲等一連串名字,陳衡哲這個名字卻鮮為人知。

陳衡哲

陳衡哲

說到民國才女,大多數人首先想到的是張愛玲、蕭紅、林徽因、丁玲等一連串名字,陳衡哲這個名字卻鮮為人知。然而在當時,陳衡哲絕對稱得上是風云人物。她是中國第一批官派留美的女生,中國第一位女教授,中國白話小說的第一位嘗試者,連周恩來見到她時都說:“陳先生,我是您的學生,聽過您的課,看過您寫的書。”這位民國才女究竟有著怎樣的傳奇人生呢?

反抗纏足

1890年,陳衡哲出生在江蘇武進的一個書香世家。父親陳韜擅長詩詞、書法,喜愛收藏;母親莊曜孚出自常州大姓莊家,知書達理,尤長于繪畫。夫妻感情甚篤,常常妻子作畫,丈夫題詩,其樂融融。年幼的陳衡哲在這樣一個經濟寬裕、充滿書卷氣息的家庭中無憂無慮地成長。

清末女子深受封建禮教束縛,以“三寸金蓮”為美,陳衡哲也未能幸免。7歲那年,陳衡哲被母親纏上了厚厚的裹腳布。這對于活潑喜動的陳衡哲而言,無疑是個災難。不堪忍受的陳衡哲不敢當面對抗,便趁家人不注意,偷偷放了腳。母親發現后訓斥了她,但由于陳衡哲的反抗十分頑強,也因為莊曜孚教育子女較為開明寬容,陳衡哲得以免遭纏足之苦,從此以天足來往。

離家求學

陳衡哲自幼聰明好學,在父親的教導下完成了啟蒙教育。9歲那年,陳衡哲一家搬到了外祖母家中,在這里,她遇到了一位人生導師——?莊蘊寬。

莊蘊寬是陳衡哲的舅舅,在廣州為官,常常能接觸到歐美的科學和文化。他看到那些來中國的美國女子,以天足往來,落落大方,或從醫或執教,與唯唯諾諾、三從四德的中國女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每當回家省親時,他就將自己的見聞講給陳衡哲聽,鼓勵她學習西洋的獨立女子,并教導她“既不要哭哭啼啼地怨命,也不要不思進取地安命,而要積極大膽地造命”。

舅舅的造命論深深影響了陳衡哲。13歲那年,陳衡哲毅然離開家,來到廣東求學。可是求學之路并不順利,先是因為年紀太小被廣州的醫學院拒之門外,后到上海愛國女校求學也未果,最后輾轉進入了女子中西醫學堂就讀。然而,這段學醫經歷并不愉快。“好惡極端”的老師、鮮血淋漓的醫療實踐,讓陳衡哲如坐針氈。唯一讓她覺得有所收獲的,便是英語學習,這也為她日后留學打下了堅實的語言基礎。

不婚宣言

1907年冬天,陳衡哲突然接到父親發來的電報,命令她立刻回家,否則就停止經濟資助。陳衡哲只得打點行裝,匆匆踏上歸程。回家后不久,陳衡哲明白了父親此番叫她回來的原因。原來是父親為陳衡哲物色了一位夫婿。這是一位官宦子弟,品學兼優,相貌堂堂,父親陳韜覺得這段姻緣是門當戶對、天作之合,讓陳衡哲考慮考慮。陳衡哲當場拒絕,并稱自己永遠不結婚。如果說在今天,稱自己是不婚主義者是特立獨行的話,那么在當時可以稱得上是離經叛道了。陳韜自是怒不可遏,拂袖而去。第二天、第三天,每當陳韜提起這個話題,陳衡哲都堅決抵抗。陳韜終于忍無可忍,勃然大怒,讓陳衡哲滾出家中,并表示就算女兒回上海,也不會給她一分錢。陳衡哲原本就因此事心煩意亂,夜夜輾轉難眠,受到這樣的刺激,竟兩眼一黑,暈了過去。等到悠悠醒轉時,母親告訴她,父親不會再提讓她結婚的事了,如果她愿意,可以在這個家里待一輩子。陳衡哲既感激又彷徨,一方面感激父母的寬容,另一方面也對前途十分迷惘。之后的幾年,陳衡哲在父母的陪伴下度過了一段幸福的時光,父親甚至戲稱要在他的衙門后面為她建一座尼姑庵。有這樣開明的父母,不得不說是人生之大幸。

陳衡哲與任鴻雋

陳衡哲與任鴻雋

海闊天空

1914年5月,清華大學面向全國女孩舉辦招生考試,通過體檢和考試的人可以獲得庚子留學獎學金,去美國大學學習。這里的體檢合格,包含一個必須的條件,那就是擁有一雙天足。恐怕陳衡哲自己也沒想到,童年時對世俗的反抗,竟為自己贏得了求學的機會。陳衡哲心潮澎湃,但同時也有些忐忑不安,因為考試科目中的大半自己都從未學過。即便如此,陳衡哲還是決定抓住這次機會,拼一把。考試結果公布,陳衡哲以第二名的成績順利通過了考試。8月15日,陳衡哲踏上駛往美國的輪船,開始了異國求學的漫漫征程。

在瓦沙大學里,陳衡哲盡情地吸收著知識的甘霖。學校雄厚的師資力量、豐富的學習資源、良好的學習氛圍,令陳衡哲迅速地成長,從那個懵懂倔強的少女,蛻變為學識廣博、思想深刻的女學者。在校期間,她發表了多篇作品。當時國內學界掀起了文學革命的思潮,隨之而來的是種種質疑和爭議。陳衡哲敢為人先,于1917年5月在《留美學生季報》上發表了白話小說《一日》,這是中國第一篇白話小說。雖然今人讀來,仍然覺得文白參半,頗有拗口之感,但在當時,無疑是一次寶貴的嘗試。

與此同時,陳衡哲還收獲了美好的愛情。1915年,陳衡哲向《留美學生季報》投了一篇名為《來因女士傳》的稿子,時任總編的任鴻雋讀過之后,贊賞不已:“文辭斐然,在國內已不數覯,求之國外女同學中尤為難得。”從此向她頻頻約稿,在見面后更是對她一見傾心。然而,多次求婚均被陳衡哲以不婚主義為由拒絕。1919年冬,任鴻雋赴美考察鋼鐵產業,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陳衡哲。他對陳衡哲說:“你是不容易與一般社會妥協的。我希望能做一個屏風,站在你和社會的中間,為中國來供奉和培養一個天才女子。”任鴻雋欣賞陳衡哲的才學,珍惜陳衡哲的才學,并愿意在婚后繼續支持她做學問,這樣的知己何其難得。終于,陳衡哲被任鴻雋的真情打動,答應了他的求婚。

陳衡哲著《新生活與婦女解放》 (南京正中書局 1934)

陳衡哲著《新生活與婦女解放》 (南京正中書局 1934)

學成歸來

1920年,陳衡哲與任鴻雋一起回到了祖國,并雙雙被聘為北大教授。在此之前,中國從未有女性擔任教授,陳衡哲成為了中國女教授第一人。可惜的是,沒過多久,陳衡哲就因懷孕后身體不適,向校方辭教待產。在家中,她依然筆耕不輟,專心著書立說,編成了中國第一部《西洋史》。在這部書中,她充分發揮優秀的文學素養,用“文中有史,史中有文”的寫法,將錯綜復雜的歷史生動有趣地呈現在讀者面前。該書一經出版,便大受歡迎,一時洛陽紙貴,短短一年多便再版6次。與此同時,她還完成了《文藝復興小史》《基督教在歐洲歷史上的地位》《洛綺思的問題》《孟哥哥》等多部作品。

憑借出色的學術成就,陳衡哲連續4次被選拔為太平洋國際學會的會議代表,活躍在國際高規格學術會議上。這是一個前無古人的成就,更是中國學術界的光輝一筆。

川行引禍

1935年,任鴻雋被任命為四川大學校長,陳衡哲隨夫赴川。當時的四川,依然閉塞落后,軍閥政治黑暗,吸食鴉片成風,甚至家里來了客人,主人會堂而皇之請客人上炕吸兩口。而最令陳衡哲震驚的是當地的納妾之風。“在別的地方,妾的來源不外三處,那便是:丫頭,娼妓,和貧苦女孩子。在四川,有許多闊人的所謂‘太太’卻是女學生,而有些女學生也絕對不以做妾為恥。”這些“寧為將軍妾,不作平人妻”的女學生,在自尊自立的陳衡哲看來可謂是女性的恥辱。陳衡哲將自己的所見所感寫成《川行瑣記》,發表在《獨立評論》上。在第二篇文章《四川的“二云”》中,她將四川黑暗的軍閥政治暗喻為籠罩在四川上空的“一云”,加上吞云吐霧的“云”,調侃說不如將四川改成“二云省”。沒想到這篇對四川時弊的尖銳批評,給陳衡哲惹來了巨大的麻煩。國內川籍人士對她展開了激烈的批評,指責她誹謗污蔑。鋪天蓋地的討伐聲,從指責《川行瑣記》內容不實,到對陳衡哲進行人身攻擊,最后演變為阻撓任鴻雋進行教學改革。無奈之下,任鴻雋辭去川大校長一職,夫妻二人離開四川。

山倒風強

不久,抗日戰爭爆發,陳衡哲帶著孩子,和丈夫在戰火紛飛中四處流亡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陳衡哲擔任上海市政協委員,和任鴻雋定居上海。多年的流亡生活,給陳衡哲原本就體弱多病的身體帶來了巨大負擔,不久因眼疾加重,幾近失明。

1961年,任鴻雋突發腦溢血,溘然長逝。這對于陳衡哲而言,又是一個巨大的打擊。她在不能視物的情況下摸索著寫了數首悼亡詞。

 

何事最難忘,知己無雙:

“人生事事足參商,

愿作屏山將爾護,恣爾翱翔”。

山倒覺風強,柔刺剛傷;

回黃轉綠孰承當?

猛憶深衷將護意,熱淚盈眶。

 

這首《浪淘沙》飽含著陳衡哲對亡夫的沉痛思念,那個悉心呵護自己的“屏山”已經不在,那種痛徹心扉的悲傷之情,讀來令人無比動容。

老病交加,1976年1月7日,陳衡哲因患肺炎病逝于上海廣慈醫院。

在風云變幻、動蕩不安的那個年代,正因為有陳衡哲這樣的杰出女性,敢為時代之先,才在那個男性占據絕對主導地位的學界,生生開辟出一方天地,為中國的文化教育事業譜寫了光輝的篇章。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雖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。

作者單位: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才女 陳衡哲
責任編輯:中國檔案
0
幸运彩票推荐群 望江县| 泽库县| 峨边| 老河口市| 哈尔滨市| 鲁甸县| 伊春市| 汕尾市| 武强县| 瓮安县| 黔西县| 康平县| 民勤县| 陈巴尔虎旗| 柏乡县| 郧西县| 南召县| 兰溪市| 罗源县| 马山县| 汽车| 互助| 巨鹿县| 旌德县| 长沙县| 左云县| 东山县| 密山市| 洛浦县| 小金县| 六枝特区| 侯马市| 婺源县| 正蓝旗| 宜黄县| 黎川县| 孟津县| 乐业县|